首页 > 仙侠 > 逍遥小闲人 > 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没等到

第两千七百二十七章 没等到(1 / 1)

目 录
好书推荐: 黑风城战记 绑定国运后我杀了救世主 女配小叶修仙记 大唐东游记 重生七零逆袭路 温言穆霆琛 超品兵王 红莲还在捞审神者[综] 私人科技 违规者俱乐部

苏止溪说完之后又觉得不妥,便又问道:“公公,皇上找王爷,是有什么要紧事儿吗?”

“倒是没有,皇上就是想王爷了。”

“哦,原来是这样。”苏止溪点点头:“等王爷回来了,我便告诉他。”

这位张公公,本来是奉了皇上的命令来的,今天说什么都要将王爷给带到宫里去。

因为皇上想念八弟了。

他心里一叹,这皇上啊,还真是一时都离不了王爷呢。

可没想到,王爷不在家。

连王妃都不知道王爷什么时候回来。

这可是在没什么办法了。

有心想要在这里等待一会儿,可皇上那里一直不复命,让皇上等着也不好。

于是就从随身跟着的小太监里选了个出来,让他回去禀告皇上这件事。

而他自己,则陪着笑脸对苏止溪说道:“王妃,杂家来这里,也是奉了皇上的令来的。

皇上想王爷,今儿就非得见到王爷不可,还让杂家说什么也得把王爷给带了去。

这王爷不在府上,杂家也只好在这里等一等了。”

皇帝看重承亲王,而承亲王又出了名的疼爱媳妇儿。

那满京城谁不知道,承亲王最宝贝他的王妃?

满京城的女子,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呢。

做梦都想跟苏止溪一样有这样的好运,能找一个有钱有权有势有才华又疼爱媳妇儿的夫君呢。

所以纵然苏止溪是商户出身,但人家现在是王妃,又被皇上封了诰命。

承亲王又疼爱的紧,所以现如今,就连皇帝身边的贴身太监,也不敢对苏止溪有丝毫的不敬。

她那出身,就算是背地里,都提都不敢提。

苏止溪越来越有王妃的范儿了,只态度和善的对公公说道:“公公奉了命,尽管在这等就是了。

只是我也不得不提醒一下公公,王爷最近,一直早出晚归。

往往一直到晚膳之后才会回来。

今儿又是一大早出去的,这恐怕还是得回来到晚上。

所以恐怕公公在这里等一天,也是白等的。

倒不如先回去跟皇上复命去。”

那公公姓张,闻言有些迟疑,陪着小心问道:“王爷这早出晚归,就是忙着巡视田产铺子么?”

他心中也有些怀疑,因为承亲王有些‘懒散’,他连朝都不想上。

而且他一个对钱财这等身外之物根本就不感兴趣的人,怎么会早出晚归的去巡视什么田产铺子?

要不说,这位张公公能贴身跟着皇帝呢,这心就是细。

他想的就比较多,也得问仔细咯。

倒不是怀疑白一弦,皇帝都不怀疑承亲王,他一个太监哪里敢怀疑什么。

只是先问清楚,省的皇上到时候询问起来,他一问三不知。

苏止溪淡淡的说道:“可不是么?

本来都是我管着王府这些事。

所以,该去巡视的也该是我。

可王爷心疼我,觉得我早出晚归实在是太累了。

所以就替我去了。”

张公公一听,嗯,这可是非常合理。

王爷那么疼爱媳妇儿,心疼她累,替她去巡视这些,也是极有可能的。

他心道:哎,你说这苏止溪,到底是走了什么运气?

本来只是小小一个商户之女,一跃成为了王妃不说,居然还盛宠不衰的。

关键这容貌也不是绝色啊。

张公公心里想着,表面却丝毫不敢露出来,只陪着笑脸又说道:“那能不能,请王妃,派人去寻找一下王爷呢?

皇上那儿,还等着呢。”

苏止溪摇摇头:“公公,不是本王妃不想帮你。

主要是,王府的田产铺子实在是,太多了。

你也知道,王爷能力强,深受圣宠。

从先皇,到咱如今的皇上,都给了太多赏赐。

这田产铺子都数不过来。

所以就连我,也不知道王爷到底是去了哪里。

我倒是可以派人去帮你寻一寻。

只不过,能不能找到王爷,这就得看运气了。

有可能公公还是得在这里等一天呢。”

“不打紧,不打紧。”张公公急忙陪着笑脸,说道:“如果真的等不到,那也没有办法,杂家也只能去回了皇上了。

那就劳烦王妃了。”

“这一大早的,公公可有的等了。”苏止溪点了点头,派了几个人,装模作样的去寻找白一弦。

自然是寻不到的。

虽然知道白一弦是出去给皇帝制造礼物去了。

但到底去了哪里忙碌,苏止溪也是不知道的。

底下的人哪里能找得到?

“公公自便,本王妃还有些事情,就不陪着公公了。”

“不敢不敢,王妃您自去忙便是了。”

苏止溪自顾自去忙了,留张公公在那干等。

这也就是王府敢,要是换个普通官员,怎么也得陪着等。

张公公一直等到了中午,眼见实在也是找不到,就只好让捡子去告诉了苏止溪一声,说如果王爷回来了,就请王爷去宫里一趟。

然后他自己回宫复命去了。

慕容楚那边还巴巴的等着白一弦呢,结果没等来人,自然是失望至极。

其实倒也不是慕容楚真的有多离不开白一弦。

主要是,人都是群居生物,喜欢在一起聊天是本性。

而且,人都会有吐槽的欲望。

总有不吐不快的时候,也总有想跟人分享的时候。

但皇帝这个地位摆在那里,让慕容楚面对别人的时候,不得不时时刻刻的都得端着。

就算心里有什么话也不能轻易往外吐露,都只能在心里憋着。

可慕容楚也不过才二十来岁而已。

换做现代,还是个年纪轻轻的精神小伙儿呢。

年轻人不都喜欢在一起喝酒聊天吹牛打屁么。

他如果一直都端着,多苦闷啊。

跟白一弦在一起就不同了,就放松有趣的多了。

又不用顾忌什么,什么都可以聊,什么都可以说。

不用憋着,也不用端着。

这种感觉实在是太轻松了。

如果不曾有白一弦这个人,他一直端着,一直憋着,到也没什么了。

但正因为曾经放松过,有个能不用顾忌身份肆意说话打闹放松的人,那再让他去一直憋着,那谁受得了?

有句话不是说吗。

如果不曾见过光明,我本可以忍受黑暗。

所以,慕容楚几天见不到白一弦就有点想念。

哪怕白一弦不帮他处理政务,只坐在旁边听他吐槽也是好的。

有时候他看奏折看的脑瓜子都嗡嗡的。

这世上的奇葩事儿太多了。

让他能气笑了的官员也太多了,真的是不吐槽不快啊。

没等来白一弦,慕容楚有些郁闷,不过也只能耐着性子继续处理奏折。

白一弦那边照样忙到了晚膳的时候才回来。

本来是要忙的更晚的,不过他还想着晚膳后要教艾萨克学习燕朝语言,所以也只好回来。

目 录
新书推荐: 骸骨武士 提前一道纪登陆洪荒 霸武 权少请关照 宴先生缠得要命 莺妃传 重生军婚撩人 地府巡灵倌 透视贴心高手 军婚超宠:长官,请立正
返回顶部